甘肃快3开奖果 > 玄幻小说 > 超神制卡师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淡定,把自己当coser就好了。
    清明市。

    店铺。

    陆鸣看着眼前绿油油的原卡陷入沉思,奇怪,好好的一张卡,怎么就说绿就绿了呢?!

    “你干什么坏事了?”

    陆鸣问道。

    “……”

    小小剑一脸茫然。

    “绿色……”

    陆鸣沉吟片刻,忽然看向旁边锻炼你的小小白,“难道是你干什么坏事了?”

    “??”

    小小白一脸茫然。

    这……

    这跟它有啥关系?

    噌!

    噌!

    小小剑疯狂冒光,陆鸣这混账,居然侮辱小小白!

    “……”

    陆鸣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小剑,你都绿成这样了,还担心人家小小白?!舔狗什么下场你不知道吗?!

    不过,话说回来。

    小小白一天到晚蹲家里修炼,乖巧又听话,也不大可能出去认识别的卡灵,所以,这件事应该跟它无关。

    嗯……

    绿色……

    陆鸣将原卡叫过来。

    那淡淡的粉色还在,陆鸣感应了一下,还隐约能感觉到一丝魅影的气息,那么这层淡淡的绿色……

    嗡——

    一股能量荡过。

    陆鸣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熟悉的阴冷气息。

    这是……

    阴气!

    重启大阵的阴气!

    “……”

    陆鸣瞳孔猛然收缩。

    该死!

    阴气怎么会在这里凝聚?!

    小小剑吸收阴气有多疯狂,他清楚的很,当初的六星大蛇,硬生生被小小剑差点吸干,最后直接废掉了!

    毫无疑问。

    小小剑就是阴气的克星!

    然而。

    在这里……

    那刘海之上,竟然凝聚着淡淡的阴气,这情况……

    “怎么了?”

    小小剑紧张起来。

    “你吸收试试?!?br />
    陆鸣嘱咐。

    “哎?”

    小小剑尝试吸收,“吸不动?!?br />
    “……”

    陆鸣沉默。

    明明就是阴气,却无法吸收,也无法驱逐!

    跟那团粉色一毛一样!

    印象中。

    上次好像是因为魅影传承的品质过高,以及,淬炼的速度过快,最终才导致那无法驱逐的粉色!

    形成了来自tony魅影的大师级烫染作——粉刘海!

    而现在……

    因为重启大阵的影响。

    小小剑又疯狂的在大阵中淬炼,虽然实力再一次提升,可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似乎一样被影响了。

    嗯……

    最终就这样了。

    来自Jerry阴气的船新版本明显经过培训的大作——绿刘海??!

    粉绿混搭,无人能敌!

    “这是什么?”

    小小?;诺靡慌?。

    它根本没有联想到昨天吸收阴气上面,毕竟阴气吸收它又不是第一次了,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这个东西……”

    陆鸣沉吟片刻,“你可以称之为,绿结石?!?br />
    ???

    小小剑一脸黑线。

    见鬼的绿结石!

    你家剑灵还会得结石?!

    “又不影响实力?!?br />
    陆鸣安慰道,“你可以再努努力,我觉得等这玩意以后更绿了,说不定就凝结成晶体落下来,还能卖钱?!?br />
    “绿晶体……”

    “想想就很有市场的样子?!?br />
    陆鸣想了想,居然还有点期待。

    “……”

    小小剑沉默。

    它强忍着弑主的冲动。

    许久。

    它才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当然?!?br />
    陆鸣撇撇嘴,“说白了跟上次的粉色一个情况……你在重启阵法中爽的飞起的时候,是不是忘了这茬……”

    “可那是阴气!”

    小小剑不敢相信。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它不能吸收的阴气?!

    “所以才要警惕啊?!?br />
    陆鸣目光凝聚。

    看来……

    他们当真小看了重启大阵!

    魅影传承是因为淬炼时间长或者多次淬炼,可是昨天小小剑仅仅只是进去泡了一小会,现在就这样了。

    真的是……

    丑爆了!

    噌!

    噌!

    正在修炼的小小剑往这边瞅了一眼,又嫌弃的离远了一些。

    陆鸣:“……”

    现在卡灵也这么现实么?

    “你看看?!?br />
    小小剑充满悲哀,“小小白都开始嫌弃我了……”

    “它以前不也这样么?”

    陆鸣撇撇嘴。

    人家小小白啥时候理过你?!

    “……”

    小小剑忽然感觉灵生无望。

    以前还有点希望,现在连希望都没有了。

    真的……

    太鸡儿丑了!

    “没事?!?br />
    陆鸣想了想,把自己以前淘汰下来的手机上的水果图标抠下来,贴到了原卡上,“这样应该好一些了吧?”

    “以后其他灵体嘲笑你的时候,你就说你在cosplay水果手机……”

    “全新旗舰!”

    “最时尚的的刘海屏!”

    “本色还原?!?br />
    刷!

    小小剑骤然沉默。

    它感觉体内的杀意已经压抑不住了。

    忒欺负人了!

    这混账……

    迟早有一天,老子要将你……

    嗡——

    腕带震动。

    陆鸣瞅了一眼,顿时惊喜,“张威?”

    “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

    张威问道。

    “嗯?!?br />
    陆鸣微微点头,“有些事情……”

    “来我这说吧?!?br />
    张威给了一个地址。

    “好?!?br />
    陆鸣带着小小剑过去。

    然后发现他们去的居然是清明市的人民医院,张威此刻正在某个独立病房中挂着吊针,里面……

    都是血。

    “怎么了?”

    陆鸣眉头一皱。

    “没事?!?br />
    张威笑笑,“出了点事,用了一下底牌,结果爆豆爆过了……血液流逝过大,补充一下应该就好了?!?br />
    “真没问题?”

    陆鸣担心。

    “没事?!?br />
    张威豪气的摆摆手,“我们执法者天天都需要战斗,血液流逝过大这种事情,一个月平均也有一次,都习惯了?!?br />
    “……”

    陆鸣沉默。

    哦,习惯了……

    习惯个鬼??!

    这是你该习惯的事情吗?!

    当然。

    这些并非重点。

    张威只要没事就要,问题是……

    “谁敢对你动手?”

    陆鸣神色肃然。

    张威什么身份?

    执法者队长!

    他虽然实力很弱,但是却没人敢对他动手!因为他代表的身份不一样,谁也不想上执法者的黑名单!

    能不能惹,愿不愿意惹和值不值得招惹是三回事!

    而现在……

    张威居然出事了?!

    “还能有谁?”

    张威冷笑,“想让我死的,只有他们了……呵呵,幕后真凶,终于出现了!这些家伙,藏的真有趣?!?br />
    “不?!?br />
    “只能说,邹胜龙他们真的很聪明?!?br />
    “他们虽然败了?!?br />
    “但是却成功的把这些家伙绑到了他们的船上,逼的所有人,不得不为他们拼命,甚至……”

    “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使命!”

    “这些家伙……”

    “够聪明!”

    张威冷笑。

    有些事情,他一直有所猜测,现在……

    实锤了!

    对方迫不期待的想让他死,竟然在街头拐角就对他出手,若非队友来得及时,现在已经凉了!

    现在的清明市就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谁都想分一杯羹。

    而这次,执法者入场了。

    只是。

    很可惜。

    他们千算万算,不该对自己出手!他们对自己的出手,彻底暴露了自己!让张威知道了他们的存在!

    哦?

    陆鸣眼睛一眯。

    那些家伙……

    是指上面的人吗?

    张威寥寥几句,他已经猜得出发生了何事,难怪清明市都这样了,一位七星大佬都没有出现!

    “陆鸣?!?br />
    “答应我?!?br />
    “如果我死了……如果清明市出了大事……”

    张威将一个名单传给陆鸣,“把这个公布出去!我相信,如果这里真的出事,只有你能活下去!”

    “好?!?br />
    陆鸣很认真的接过。

    然后……

    回过神来。

    “为啥我就能活下去?”

    陆鸣不解。

    老张同志对自己有点过于信任??!

    “你现在还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br />
    张威唏嘘不已。

    根据对他陆鸣的分析,以陆鸣这几个月的作死能力来看,他还活着,就已经是说明这家伙气运惊人。

    “……”

    陆鸣沉默。

    这夸奖听着……有些怪怪的。

    “你找我也是因为这个吧?”

    张威话锋一转。

    “重启大阵的事情?!?br />
    陆鸣大概提了一下古墓的事情。

    “果然?!?br />
    张威心神凛然。

    从他被袭击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不太妙。

    呵。

    重启大阵,终究无法避免吗?

    “不知道?!?br />
    陆鸣也不确定,“重启大阵什么效果,已经无法探索,但是无论如何,清明市的百姓必须转移!”

    “哪有那么容易……”

    张威苦笑。

    如果袭击他的真是那些人,那么一旦他开始转移百姓……那些家伙,一定会像疯狗一样出来咬人!

    “陆鸣?!?br />
    “你要记住?!?br />
    “有些时候,有些人变坏,比纯粹的坏人造成的后果更严重……”

    张威一声叹息。

    那些人……

    太清楚被追杀是怎么感觉!

    那就是野狗!

    生不如死!

    所以。

    这些执法者更珍惜自己的名声……

    他们……

    想要活着。

    他们不仅仅想要享受无视法度带来的优势,还想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好人,给自己寻找一个理由……

    光明正大的活着!

    他们比你想象中还要贪婪的多!

    “你还记得传闻中,听过的那个屠城的故事?”

    张威忽然开口。

    “听过?!?br />
    陆鸣点点头。

    “那个人……”

    张威顿了顿,“曾经就是执法者?!?br />
    哎?

    陆鸣眼睛猛然瞪大。

    ……

    而此刻。

    某处。

    地下广场。

    一群执法者待命,他们眼前,放置着整整齐齐的黑色衣,无论是款式还是颜色,都跟黑衣人穿的一模一样。

    “记住,我们现在伪装成那些家伙,没人知道我们!”

    “明白?!?br />
    “如果事情暴露……”

    一些人充满担忧。

    “那就杀光所有人!”

    一人目光疯狂,“那些家伙可以血祭,老子也会,我就不信,老子拿整个城市血祭,不能开启重启大阵!”

    “你疯了?!”

    其余人震惊。

    血祭……

    屠城?!

    这真的是人做的事情吗?

    “我们没有选择,是不会么?”

    “老子有孩子,有老婆,还想着回去呢!”

    “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从此被追杀,像条狗一样活着!”

    那人露出残忍的笑容,看着这群被他威逼利诱过来的人,“记住,从我们走入这条路的时候,就没有了选择?!?br />
    “想要活着……”

    “想要光明正大的活着……”

    “必须灭掉所有人!”

    “如果重启大阵做不到,我们就自己动手!”

    “亲自……”

    “屠城!”

    那人语气冰冷。

    “不!”

    “我接受不了!”

    一个年轻人慌张的站起来。

    他有些接受无能。

    毕竟。

    从第一次违反规则,到被迫杀人,到主动杀人,到害人,到屠城……这中间,可是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你让一个刚刚犹犹豫豫决定规范规则的人,上来就屠城?

    这谁顶不??!

    “我不干!我……”

    那年轻人起身。

    噗!

    血光闪过。

    他眼睛瞪大,麻木的回头,轰然倒下。

    刷。

    地下广场一片沉寂。

    “记??!”

    “我说过的,我们没有选择?!?br />
    那人依旧用平淡的语气说道,“老子没工夫陪你玩恶人养成计划,让你一步步接受自己的贪婪本心!”

    “不接受……就去死!”

    “现在?!?br />
    “还有人反对吗?”

    那人微微一笑。

    刷!

    众人沉默。

    “很好?!?br />
    那人很满意,“我们也不是‘执法者’,我们是黑衣人,我们是复苏重启大阵的,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我们的存在!”

    “也不要让任何人怀疑到我们!”

    “邹胜龙他们死了……”

    “剩下的,我们来完成!”

    “懂不懂?!”

    “如果有可能,让我回去,我绝对不会接受这次行动!现在计划出现意外,谁也不想,可是我们也没办法,不是么?想要活着,想要变得更强,我们只有这一个办法,一条路,走到底!”

    “当然?!?br />
    “屠城只是最后一步……”

    “呵呵?!?br />
    “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屠城……”

    “真的?!?br />
    “毕竟……”

    “你们会杀到手软的……我曾经屠过一个镇子,那种滋味……啧啧,的确也不大好受,这说明我本心还是善良?!?br />
    那人微微一笑,露出八颗牙齿。

    地下。

    一片沉寂。

    众人默默的穿上黑衣。

    许久。

    一人走了进来,“刚才得到一条消息,张威被刺杀重伤,我们要不要趁机……毕竟张威可能会坏事?!?br />
    “不用管他们?!?br />
    那人淡漠的说道,“做多错做,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重启大阵,以及?;ど矸?,其余的都可以靠后!”

    “张威……”

    “废物一个,控制住他的消息渠道,其余不用理会?!?br />
    “记??!”

    “任何跟执法者有关的事情,都不要掺和!”

    “明白吗?”

    那人冷冷说道。

    “是?!?br />
    众人领命。

    ……

    而此刻。

    医院。

    陆鸣还有些震惊。

    雾草。

    你们执法者都这么狠的吗?

    屠城?

    他对执法者其实很有好感的。

    所以,他一直以为走上邪道的执法者,都是小说中那种,身世复杂又信念不同,或者,对正义理解不同的两种人,他们厌倦了圣母,决定在黑暗中守护正义,因此,才会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一个守护光明正义,一个守护黑暗正义。

    然后,某一天,拥有两种信念的执法者再次在战斗中相遇,一个啥是gay一个那撸多,深情款款的呐喊……

    这才是标准剧情有木有?!

    屠城什么鬼?

    因为害怕身份暴露就屠城?!

    太随意了吧!

    “你以为呢?”

    张威神色坦然,“很多人可是有家人有孩子,悄悄过来干坏事的,被发现了肯定凉,只能屠城了?!?br />
    “这也行?”

    陆鸣惊了。

    “开始肯定不是这么想的?!?br />
    张威眼神逐渐变冷,“但是当屠城是唯一选择……他们肯定会做!为了,在所谓的光明中活下去……”

    他太了解这些人的想法了。

    所以,移民这件事,怕是要从长计议。

    彳亍口巴。

    陆鸣觉得,他似乎低估了这些人的狠辣程度。

    “那……”

    “如果我联系姐姐呢?”

    陆鸣忽然问道。

    “你信不信,等你姐姐来了,清明市已经成了一片血?!?br />
    张威哭笑不得。

    你是没事儿,可是那群家伙怕??!

    估摸着他们一看陆颜来了,怕事情暴露,当天晚上就会先把清明市屠一遍,强行启动重启阵法!

    “好吧?!?br />
    陆鸣摊手。

    遇上这样的敌人,他能怎么办?

    打又打不过!

    人家一群五星六星的修炼者,陆鸣这样的上去根本就是炮灰,你能单挑一个,你能单挑一群么?!

    “还有时间,让我想想办法?!?br />
    张威也很头疼。

    这种事情……

    一个不慎就是天大祸事?。?!如果能有一个合理的让这些人转移出去的机会,又不会被这些疯狗乱咬就好了。

    “你先回去吧,注意安全?!?br />
    “那些家伙现在肯定不敢发疯,有那群二代哥在,他们这样做风险还是很大的!”

    “所以……”

    “不要逼他们?!?br />
    张威神色肃然。

    “明白?!?br />
    陆鸣了然。

    清明市如今的情况,前所未有的险峻,只是,在离开之前,陆鸣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在哪里被刺杀的?”

    陆鸣问道。

    他觉得,以后自己可以避开那个地方。

    “去拜访江枫前辈的时候?!?br />
    张威表情凝重,“我刚刚到了江枫前辈门前,就遇到大规模刺杀,对方阵容完整,下手狠毒!”

    “哼!”

    “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除了那群伪装的执法者,还能有谁?”

    哎?

    等等!

    拜访江枫的时候?

    陆鸣脸色表情顿时凝固。

    他忽然觉得,那群隐藏在黑暗中的执法者,似乎背了一个天大的黑锅……又黑又瓷实……